热门搜索:

《人间好文》友人在家

时间:2019-05-11 12:51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94

也许这间民宿并不是有人在家,而是「友」人在家吧!享受着有些刺眼的阳光、灰蓝色的天空、送着热风的风扇,本来怕生的小猫突然蜷伏在我脚边午睡……

现在是什幺情况?

时间:下午四点三十五分过十秒;地点:台东县卑南村利嘉部落的某条小路底的某间民房里;状态:背上的汗渍湿了又乾,三只小猫以我为圆心成一完美的半弧形,背包里最后一口水即将被喝乾之际,脑袋里的疑问依旧没有消失:为什幺有人在家却没人在家呢?

一个临时的决定,一次随性的旅行,我到了台东,一块从未踏过的土地上,照着机车行老闆的指示,骑上了通往利嘉部落的道路。经过了几座小桥,弯错几条岔路,驶过一间派出所外加被狗追了两百公尺后,终于抵达目的地「有人在家」──一间民宿,昨晚在网路上搜寻到的。

有人在家吗?推开半掩的红色大门,我轻声询问。

迴音飘散在无人的低矮平房中,只有小猫三只怯生生地瞧着我。平房里像极了小型的图书馆,各式各样的书籍以它们该有的秩序,整齐地摆放在自製的手工书架上,客厅有张偌大的木桌,桌上还摆放着未喝完的茶杯,彷彿有人在喝口茶放下茶杯的途中随即人间蒸发似地消失不见,顿时伊藤润二的恐怖漫画情节在脑海里发酵,然而现实生活有时候比想像更加荒谬。

下午一点二十分,两个小女孩出现,熟门熟路地窝在一旁看书,我的存在似乎并不突兀,最后甚至跟她们玩了几回的扑克牌。原来她们是附近的邻居,时常跑来看书玩牌,对于目前民宿主人的资讯等于零。

下午两点四十四分,有名黑脸男人推门走了进来,取走寄放在此的吉他,因为今晚在铁花村有场表演,临走前还送给我一首歌曲,既轻快又爽朗,相信今晚的表演应该很有看头,不过对于目前民宿主人的资讯还是等于零。

下午三点十三分,三只猫同时奔出门外,草地上蹦出一只小兔子,像是三姑六婆般寒喧了几句后,四只动物才依依不捨地各自散开,对于民宿主人的资讯当然等于零。

下午四点三十五分过十秒,我等得有点累了,斜躺在地板上,听着风吹过树梢,掠过晒衣架上的床单间的摩娑声,小猫懒洋洋地趴在地板上睡着了,我仰头一望,不觉惊呼:天空好蓝!

不是接近无限透明的蓝,也不是层次分明的渐蓝,而是那种带点灰色调的蓝天,只要你记得仰望天空,记忆里台湾的天空就是这种颜色,很普通也很熟悉,只是每天匆匆忙忙地赶上班,傍晚披星戴月地垂头回家,似乎忘了除了呼吸、吃饭、喝水以外的生活?

也许这间民宿并不是有人在家,而是「友」人在家吧!目前置身在这间既是图书馆、小演奏厅、小猫游戏间的平房里,也许友人就是我,又或者是走进门的任何一个人。

享受着有些刺眼的阳光、灰蓝色的天空、送着热风的风扇,本来怕生的小猫突然蜷伏在我脚边午睡。

我想,我的假期才刚刚开始……

得︱奖︱感︱言

没想过会得奖,恍惚中还以为接到诈骗电话了呢(笑)。旅行中留下的是一张张漂亮的风景照片,但遗留在记忆里的,有时是一段曲子、一句话,更多的是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充满着各种样貌的脸庞。一次随性的小旅行,拼凑成一篇文章,意外得到这份殊荣,真是可喜可贺啊!(林筱薇)

(中国时报)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