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谁该付国土保育费?

时间:2019-05-26 19:08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194

近日行政院院会通过《国土计画法》草案,将成立规模一千亿元的「国土永续发展基金」,同时订定水电费附徵「国土保育费」。在时机歹歹时,抛出此议题,可预料必然换来朝野同声反对,百姓也为万万税再加一费摇头叹息!

然在经济不错好时机,水电费附徵「国土保育费」就合理吗?检视这个包山包海的《国土计画法》草案,第三条清楚载明,所谓国土乃是针对我国管辖之陆域、海岸、海域等地区。基于国土保育及保安最高指导原则,在功能与性质各不同分区国土,如国土保育区、农业发展地区、城乡发展地区及海洋资源地区等,分别订定不同层级的管制策略。

由此可知,在不同层级以不同形式管制属性各异的国土是常态,亦即此一国土规画的基本原则是限制开发使用,更积极的尚且可奖励对环境劣化地区生态机能的复育。因而,该法第四十条清楚规範了申请开发要取得许可,而获得开发许可者则需向所属直辖市、县(市)主管机关及中央政府缴交「开发影响费」及「国土保育费」,这些费用是用来弥补开发本身可能对环境带来负面影响及冲击所需支付的代价。或者,是开发者由限制区之开发可能获取之暴利,在不劳而获下对社会的一种回馈。

其性质类似于开发工业区所缴交工业区开发基金;开发山坡地缴交而来的造林基金,及农业用地变更所缴交的农业发展基金。如我们不会要求与工业区开发、山坡地开发及农业用地变更无关者缴交费用,何以我们可以要求与破坏国土保育无关者缴交「国土保育费」?

对于居住在水源保护区的居民而言,不正是因为他们牺牲发展而成全了乾净的水源,我们尚且给予这些居民「水质保育与回馈费」,如今又因为他们的用水而需要缴交「国土保育费」,岂不相互矛盾?而对于所有其他的人,我们如何清楚确知,因我们对水电的需要,竟成为破坏国土保育的一员,因而才要缴费?在这些问题未釐清前,目前规画附徵于水电的「国土保育费」之作为,基本上是违背《国土计画法》之準则。

此外,在《国土计画法》下,我们也将成立「国土永续发展基金」。此一基金七大来源是:「国土保育费」、政府预算拨款、自来水事业机构缴交之费用、电力事业机构缴交之费用、民间捐赠、本基金孳息及其他。由此可见,当初规画「国土永续发展基金」七大项来源,势必是针对不同对象且各有不同的源由,因此,如果「国土保育费」附加于水电费上,则我们每个人将被剥两层皮贡献于「国土永续发展基金」。

就名称看,我们的「国土保育费」类似美国「土地与水资源保育基金」,但我们的「国土保育费」管辖範畴却大得多。后者是美国自一九六五年来联邦政府为土地徵收及支援户外游憩资源开发所成立的基金,而该基金最早是来自联邦政府出售财产剩余、汽艇燃料税、及使用联邦政府游憩点之使用费(比如门票收入等等)三大来源。然而,随着各州对水、土资源保育需求之增加,基金来源乃扩及至租借海岸开採石油与天然气的收入。每年由这些来源所累积的基金额度,由一九六五年的一亿美元,增加至二○○八年的九亿美元。当然,这些基金也随之运用至贴近民众生活的範畴,比如都会公园的整治与维护。

因此,谁该付国土保育费是清楚可见的,任何与《国土计画法》草案所竭诸对国土的保育与保安有所违反之活动,或加速环境劣化之行为者皆是。而这会是开着灯、泡杯茶正在看报的你吗?

(作者为台湾大学农业经济学系教授)

(中国时报)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